为自己写文,也为冷圈的你们❤

【all船】子夜江湖03

  #唉,海女神和贝壳的姓重了,索性拉成亲戚吧... 

  #此回贝杰主场

  

  

   第三回:回头凤
 

   柯俪菩娑用荆条将龟壳点燃,待到热度退却,才细细研究起纹理来。

  此物乃是凶相。

  “我且助你一臂之力,鬼王五行属水,这把土象琴予你。”

  “好端端地,赠我一把琴做甚。柯姨可是嘲弄詹某的拙技?”琴是好琴,木是古木,由上等杉木所斫。弦是玉丝,吐自冰蚕。詹克装作不在乎的观察到。

  “那我收回了。”话毕,她装作一副要抢走琴的样子。

  柯俪菩娑是何人?

  京城第一神算子,詹克故交。詹克想着此番大战,柯俪菩娑定能为己助力,将韦尔谴去寻找下一位掌门后,才不情愿地到柯府拜访。

  “你既得琴,还不弄一两首曲也让你柯姨饱饱耳福?”

  詹克推脱不开,便应了下来。“那位祖宗,在府否?”

  柯俪菩娑知他意指哪位,东渡司柯特勒,自己的外甥。不巧,大外甥一早出门,说是镇上又有离奇命案,要好好看看是鬼怪所做还是人所为。于是她摇摇头,笑道:“你那冤家一早外出了,尽管弄你的弦就是。”

  剑客这才松口气,拉过琴凳坐正了。一曲《湘妃怨》调了音,拨弄琴珍,正是紧五弦。右指轻挑丝弦,左手无名摁在九徽。

  前奏闭了,他张口唱到,左手爪起,正是一副醉里逍遥的模样。

  指尖往来,琴声里又是一副浪子苦海徘徊的模样。

  “好曲。”一只流云靴跨过门槛,拍手称叹。

  冤家寻上门了。

  “愚兄多有叨扰,”说着,詹克就要将琴放到琴囊里去。“才想起有些琐事没处理,这就告辞。”

  “哥哥这么急着走做甚,”柯特勒眼疾手快拉住了他,“与你有恩怨的是朝廷,要捉拿你的是东渡司,与我柯特勒何干。”

  “赶我的是你,留我的也是你。”

  “詹兄错了。”

  “我又错了?”

  “赶你的是江湖,”微风带过,撩起柯特勒一缕银丝。

  “留你的,还是江湖。”

  冤家。

  真是遇见冤家了。

  詹克坐在柯家书房里,就着清酒,咬了口糕饼。心想柯特勒还挺识趣,懂他不喜茶水。再看那人,已经在琴身刻好了字。

  '回头凤'

  詹克鬼使神差的吻了上去,焚香味浓,午后风清。好在柯特勒梳发油的香气将他神志拉了回来。

  “不愧是修魔人,好强的摄魂法。”他摸了摸那人的唇,侃道。

  柯特勒一笑,为他铺开一卷轴,正是前几日他拒收的那件。他打开,里面不是招安书,却是邀请各大掌门集会的通文。

  “哥哥此趟何来,愚弟明白。尽些绵薄之力,哥哥收下吧。”

  詹克接了过来,平时口若悬河的人儿此刻也是什么都说不出了。

  他是去收戴魏炅斯,但不只是为了韦尔,更是为了他自己。

  先前为了拿到把鬼兵,詹克本是在地狱里走过一遭的。宝剑由黑珍珠打造而成,而这黑珍珠呢,原是一个被柯特勒打残的上古鬼兵,属火,一人一鬼激战七天七夜才作罢,柯特勒想要把它扔进深渊,让水妖把它吃了。

  这詹克却是个爱惜兵器的主,听说以后,立马就赶来了,什么护符都来不及带上就跳进那池深渊救鬼,单是水妖,他还是能对付的,可那火鬼不愿跟他走,眼见水妖就要吞了它,詹克就用一半元神将它护住。自己却跌倒水底溺死。饶是柯特勒及时将他的遗躯带到岸上,也来不及留住他那一半已到鬼门的魂魄。

  他在下面跟深海阎王做了交易,才重返阳间,一抬头就看见柯特勒的泪眼。

  那件事之后,柯特勒真真是对鬼魂半点好感全无了,执意认为这世间的鬼怪都是该死的。
 
  火鬼愧疚,在岸上返了剑客那半枚元神,跳进水里变为一把由黑珍珠铸成的剑。天下第一鬼兵由是而生。

  深海阎王要詹克为自己做一百年的凶尸。他虽应了下来,返魂后想着各路办法,只能收掉这鬼王了。

  若他真是做了凶尸,谁都不认得,想了想死在他剑下的东渡司摆渡人,不禁一个寒颤。

  旦日,詹克带上土象琴,背着些柯家给的糕饼和一封柯特勒让他走远些再打开的信起身。

  他走到大道上,还想开口再说些什么,却被柯特勒打断。

  “哥哥还是快些走吧,弟弟换上这身官袍后就是认不得人的了。”

  见他有些失望又有些恼怒的转头,柯特勒笑口补充。“离别之言都写在信上了。”

  婵娟未眠,金乌未起,正是赶路时分。

  

  第三回完

  

 

  

  

  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  

评论(13)
热度(12)

© Flippy?Fliqpy!/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