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自己写文,也为冷圈的你们❤

【贝杰】旧纸陈情

#万分感谢 @彦清 太太给我授权呜呜呜呜
让我有幸用这个梗为这对神仙cp写文

原条漫

#桐桐,我接稳了! @Sine/疏桐

#欢迎捉虫



风将Jack的眼睛吹得有些发涩,他闭了闭眼,企图缓解这不适感,再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。

脑海里出现了那个男人办公的情景。

他总是不苟言笑地批阅着小山似的文件。他偶尔会让Jack来帮忙处理一些。后者总是会应下来。

因此,Jack对于'Cutler Beckett'这个名字并不陌生,他熟悉它们的拼法,熟悉它们的模样。(他们总是被Cutler用雄奇的笔势写出,却拥有十分秀丽的边幅。)

但今日,

不知怎的。

他忘记了上司的姓。

' Cutler Baked '这么写着,他好像觉得有些不对,笑了出声,用横线来回掩盖自己的错误。

心情大好,提笔继续写着一个又一个错误的拼写。

慢慢地,他越写越恐慌。

他发现自己无论无何都拼不出那人的姓了。

“Beck…”他试图用音构法还原后面的字母。却纠结于最后一个字母t是否要双写。Jack认为那是不用双写的,可他的手却似有记忆一样,执意要划出那一笔。

去你的双写。

“去你的Cutler Beckett!”Jack大叫,发泄过后,索性停笔,将头仰靠在椅子上方。却又想起刚才的'Baked',发了一半的怒火被笑声浇地灭了。

“B-”

一只手握住了他,那手有些冰冷,却让他安心。

“E-”

淡淡的安息香和红茶残留的香气窜进他的鼻腔。

“C-”

正统而流利的上流社会口音从男人的齿间出来,留恋,徘徊在空荡荡的房屋。

“K-”

心脏的跳动快了几拍,薄汗蒙在Sparrow的额头,他想扭头,去欣赏那人的双眸中纯净的蓝。

“E-”

他很想,他真的很想。他还想就这样扯过那人的领巾,亲吻他的双唇。他想轻咬那人的鼻尖...

“T-”

Jack的思绪已经不受他控制的飘远了,握住笔的手微微放松,笔头跌出了它原本的轨道。他听见男人轻轻笑了一声,接着说到。

“T.”

“Remember?Jack.”

“Yes,sir.”然后他就像被掏出心脏,想法裸露在男人面前一样忐忑,努力让自己缩成一团,防止被窥探出他对上司的不洁念头。

旧色的记忆退潮,

当前,茶味还浓,安息香却淡了不少。

“相信你和我,对背叛并不陌生...”Cutler拉开挡光的窗帘,看着海上的另外两艘船叹道。

Jack打开一个盒子,里面没有Davy Jones跳动的心脏。于是他在一旁的桌上摸索,那是一张因遭受到年份摧残而变得软塌的纸,墨水还没有干,沾了点在他的指尖。那上面是无数修改过很多次,在页脚终于有些好看的模样的'Cutler Beckett',被笔尖来回描摹了多次。甚至是再描一次就会将纸张写通写透。

勋爵转过身来。“那个东西不在这里。”

“什么?什么东西?”Jack一愣,赶紧用拇指搓揉掉食指的墨水。

这个小动作没有逃过Cutler的双眼,“Davy Jones的心脏。”他补充。

海盗却再听不下去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太迟了,

Jack心里想着。耳旁是黑珍珠号与飞翔的荷兰人号一齐开炮的号令。眼前是横飞的木屑与滚滚的烟尘。

如果,如果自己再早一些找到这一纸情愫。

如果,如果他不是那么执意地控制这只飞鸟,不让他运那批黑金。

如果,如果当时自己再大胆一些,吻了上去的话…

他们会有另一个结局。

炮弹被引燃,空气被热度灼伤,滚动了起来,泛黄的纸由气流托起,它紧紧贴在Jack Sparrow的脸上。

他将它摘下,

Cutler Beck

Cutler Becket

 

笔尖吐露的是心底的情话,墨水承载的是二人未说出口的爱意。

纸被划通了,Jack对着晴空举起那张残页,阳光穿了过去,轻柔地将那些字母投射在他的脸上。

Cutler Beckett





-END

 







评论(5)
热度(20)

© Flippy?Fliqpy!/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