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自己写文,也为冷圈的你们❤

【贝杰】等待搁浅

#NC17!!!!!

是一辆超级超级脏的车

#很黄暴 希望你们看了以后还爱我

#您可以将它看做是《石头悬崖鸦片》的姊妹篇

@乱蝉无十一 谢谢小天使催我睡觉





高塔监狱之上,下起了雷雨,塔外,是他最爱的海。只要他想,他就能逃出这里。风好像都是灰的,吹过来,让人闻着死亡,绝望,痛苦混杂在一起的味道。逃走的几率渺茫,但仍值得一试。

Jack Sparrow拿起那把用来吃豌豆的叉子,它有些生锈了,红铁紧附在上面。Jack吹开叉子上不必要的灰尘,捏了一把,让它的样子更加适应锁孔。技术娴熟,然而,他的手却因为有段时间没有使用罂粟而不住地颤抖。

再试一次,

最后一次。他说。

 

啪嗒。

那是叉子断掉的声音,金属声刺耳,警醒了守卫,叫来了那个男人。

“Jack Sparrow,你让我好失望。”

负责人已经是勋爵了,他似乎是推掉了所有无关紧要的小事,成天守在这儿。当然,是他的地位给了他这个权利。

Jack Sparrow自放走那些黑奴后,就没再干出让Cutler满意的事。他先是绝食了几天,在受到海军伪装的狱友的诱惑后,开始吸起了那个害人东西。也罢,黑珍珠号都毁了,这世上还有什么Captain Jack Sparrow呢,他自暴自弃。每天躺在那一草席上。

只是刚才用睡眼中望见的雨中跟雷搏斗的海鸟,不断提醒着他,你以前也是跟我一样的啊。

他志气高过了塔尖,身体却攀不上去,大烟早已麻痹了他的神经。

于是Jack自嘲的笑笑,也不起,就着躺姿,撑起手肘。“我只是在帮您试试这监狱的锁牢不牢固?”那明显是个问句,当然,他也没想得到回复。

他很快就连自己也撑不起来,躺在地上,匍匐着拿过搁在角落的大烟吸食了一口,看见眼前人影交叠了,脸上才挂起笑容。Jack感觉有些飘忽,再不来个人压着,他就要浮起来了。于是他张开双臂。

想给你最爱的Jakie boy一个拥抱吗?他问。

海盗是很少这样真正主动去拥抱他的,Cutler解开自己的披风,摘下帽子,在支开其他人后,他吻了他曾经最信任的下属。

不知是被药物麻痹了大脑,还是他本就想这样做,假借药劲卖傻而已。

原本只是一个纯洁,美好的亲吻,被吻的人却很没自觉地将舌头探进了Cutler的口齿。情与色在空气之中迸射开来。

------------------全文见评论













评论(52)
热度(45)

© Flippy?Fliqpy!/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