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自己写文,也为冷圈的你们❤

【贝杰】武侠au番外

#七夕迟贺

#抱歉我实在写不出一方黑化 @乱蝉无十一




柯特勒是詹克的第一个知己。也可以说是唯一一个。

二人的相遇也是一段佳话。

话说那日,柯特勒正被一仇家追杀,柯特勒师从得道高人,轻功自然了得,跨了几座城池终于甩开距离,途经一酒家歇脚。

却是这酒家异常十分。周围的辉煌金碧皆是气场所化,住店饮酒人也是些黄泉路客。他正打算离开,这酒家约莫是个万年老妖。他一日千里,身体受不得折腾,若是与这妖怪拼个你死我活,且不说结果如何,那仇家若是追上来,岂不捡了渔翁之利?

他正欲挑起行囊,却被一把铜扇摁住。这就是掌柜了。

“可是店里的小茶过不得大侠的玉嘴?大侠为何如此匆忙离去?”他笑得狡黠,但实实在在是个活人。

“柯某多有叨扰,只是客源不断,见掌柜忙不开身,为掌柜分担呢。”若是活人,也有讲道理的余地,柯特勒摆出那副在东渡司混迹多年的姿态。

“柯大侠可是担心这茶水有毒。”店家笑声爽朗。“詹某告诉你,这茶水的确有毒,大侠还敢喝吗?”

水注入茶杯,柯特勒轻抿一口。

“真是好茶啊。”

剑光迷眼,正在这生死时刻,柯特勒却是记起这前事了,险些没有接过厉鬼吐来的火。

也许是他命数尽了罢,常听老人说会在临死前看见走马灯一样的东西。他不知自己是否见了那物,他看见自己以前是如何中了榜,如何被名为东渡司掌门人,又是如何交得詹克。

梦里是你,眼前也是你。

这修罗场,你我二人是走不出了吧。他低语,将怀中袈裟披在詹克肩上。

“若是九十七岁死…”

“奈何桥上等三年。”

“等你老母!”剑客将他踢下槐树。柯特勒沾了一身春泥。

竟是痴人说话,梦里做梦。

剑客又向下浇一壶清酒。“柯兄,睡得好吗?”

柯特勒眉梢点点喜意,心里许了个咒。詹克靠着的那根树枝不稳,摔了下去。被柯特勒接个正着。

“弟弟可真是欢喜哥哥得紧啊,当心摔了。”

梦里是你,

醒来还是你。

评论(41)
热度(15)

© Flippy?Fliqpy!/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