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自己写文,也为冷圈的你们❤

【陶杰】斑鸠与麻雀(重制版)02

#重置版 仍有漏洞。请捉虫

#车暗示

#评论里挑一个幸运鹅点梗 我写




他已经在这个鬼地方待了四天了。

Jack有些无奈地在木板上刻下第四道划痕。虽说混吃混合的日子挺好过,但他并不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,更何况,那些人要怎么处置自己他还不知道呢。

所以,他早就和那些看守他的人打好了关系。Jack自有他那一套接人待物的方法。从其他船员的口中得知,那位名叫Swenney Todd的男人是被水手捡来的,发现他时,他正在一个孤岛上。而这个男人掌握着十分精湛的理发技艺,正巧,船长是一位极力融入上流社会的人,很重视自己的仪表。这Swenney Todd也因一双好手而被提拔为大副。

到底是什么年份了,理发师什么航海经验都不需要就能成为大副?Jack想起以前,他还小的时候,可不是这么容易就当上大副的。他一面嫉妒着一面在心里对这男人设防。


是夜,几人溜到甲板下, “虽然其他的酒还有一些,但这可是全船的最后一整瓶Rum了,Jack,换你一句实话。”长着稀疏金发的矮子掏出一个酒瓶,大声地晃了晃。
“怎么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,那个礁石,我已经看见它不下九次了。”矮子把Rum放在桌上。


“那瓶子晃动的声音听起来很合算,成交。”

Jack 从怀里掏出一张图纸,上面似乎是用碳棒草草的画了一个船倒着扑在海面上,旁边还写了很难辨识的几个词。Jack用手指在上面使劲的敲了两下, “ ’Up is down’,如果我们把这船翻过来,就能回到我们想回的地方。”


船员将信将疑,不过许多方法他们都试过了,无论是指南针,还是别的什么,在这片海域都不起作用,兜兜转转了几日,他们决定试一些邪门的办法。


Jack刚到这船的第二天,他告诉那些跑来这儿偷懒的船员们,自己是海女神的使者,能知道有关他们的一切,婚恋情况,年龄,以及船上的职位。凭借着自己多年在海上漂泊并糊弄人的经验,他成功的让船员们将他视为来体验人类生活的海神使者。如果不是那位Todd先生在听见Jack这名字时,眼神会变得跟刀子一样冷,这位‘海神使者’可能早就在船员们的追捧下接手这船了。


“Mr.Todd不会同意我们的计划,他好像很讨厌你,Jack。”

“你们只需要在晚上看守我的时候喝得酩酊大醉,让我跑出去,Mr.Todd交给Captain Jack Sparrow 来解决,懂吗?”他用牙咬掉瓶塞,向嘴里猛灌了一口那用甘蔗酿成的烈酒。久违了。

夜色渐浓,风也把云雾吹散,露出数以千计的星星。商船的船员给不了Jack任何武器,他们唯一能提供的只有船长交给看守用来限制他自由的手铐。Jack 打算悄悄溜到Swenney Todd 的床前,用这对手铐把他给拷起来,再拿出钥匙威胁Todd赞成他们的计划。他可以回到心爱的图特加找到心爱的黑珍珠号,所有的损失也就是多交一个仇敌。

合理的买卖。


老水手们早已习惯了海上漂泊的生活,他们都是炮弹炸在耳边依旧鼻息如雷的人,被拷上手铐也一定不会醒,浑然不知已成为待宰的羔羊。 可Todd只是一个理发师,睡惯了平稳的床铺,睡眠太浅,一点点木板撕裂的声响就轻易地让他迅速弹坐了起来。


Swenney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右手被Jack拷上了,他的左手还空着,他开始在枕边寻找那把刮刀。Jack当机立断,把另外一边拷在了自己的手上。心说是起码这样Todd走不开,也还是能达到效果。


“你都做了什么?”再一次听见手铐合拢的声音,他现在完全醒了,十分恼怒地把Jack按到了木墙上,压低声音道:“钥匙呢?给你三秒,快拿来!”


“Mr.T,你把我拉得这么近,是想和我干一架,还是想和我干一炮?”Todd的反应让Jack有些好笑,他擅长惹恼任何人,所以在Todd喊出‘二’的时候,他将钥匙放进嘴里,还伸出舌头给愣住的理发师看了看钥匙的模样。



<a target="_blank" class="f-atbox s-fc2" rel="nofollow" href="https://shimo.im/docs/6VBnaa3ZkLUofh1C/"  >小小的婴儿车</a>



评论(9)
热度(30)

© Flippy?Fliqpy!/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