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自己写文,也为冷圈的你们❤

【陶杰】斑鸠与麻雀01

#重置后   斑鸠与麻雀

#改了很多地方大概只保留了原文的十分之一

#谢谢 @Kane. 一直支持咱们冷坑陶杰




总会有办法把逃脱了魔狱的麻雀逮回来不是吗。

“Jack ,这次不再会有船员们来救你了。”

“以Davy Jones 的名义,我诅咒你。”眼前这人出烟斗吐出一口烟雾。

“你会在这里待到‘Jack Sparrow’ 成为传说的那一天。Jack Sparrow, 最后一个海盗。”然后又像是想到自己的报复有多周密一般,Jones笑了起来,他脸上的黏液也随着抖动四处飞溅。



Chapter. 1

  这是个好天气,抬头仔细观察还能看见披上黑幕潜行的云朵,风也一改往日的暴脾气,轻轻地抚摸着桅杆,有时还会窜过索具,跟甲板上的船员打个招呼。

  但这肯定不是个好地方,对要寻找港口泊船的船员来说。Anthony年纪轻轻就爬上过秘鲁的山脉,曾路过达达尼尔海峡;他的阅历也早比同龄人多出一截,加上识字,闲暇时又研究了一些文献还有地图的注解,还算得上是博物多闻。

  但航行在这片将星空映射出来了的海上,Anthony变得无 所适从。他极力在脑海中搜寻记载这处景色的图片,文字,或者是老水手们喝醉了的胡话。没有任何是与这有关的。

  

  他承认这地方真的很美,他很想伸手向海里捞出一颗星星来把玩。但他现在半秒都不想留下来,他们迷失了航向。这无疑是水手最大的忌讳之一了。

 

   “我们是不是在加速?看来今天有个瀑布的心情不错。”Todd的冷静与其他人形成了明显的对比。他抽出腰间别着的白布,用来擦拭双手因给船员刮脸而沾上的少许剃须膏。不过现在并没有理会他的伦敦冷笑话。

   “满舵!左舷!全速前进!”老船长扯着嗓子吼出。不过瀑布湍急,好多船员们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极速下坠的船给甩出了甲板,嘶吼和尖叫淹没在浪花与浪花的巨大击打里。不知Todd是幸运还是聪明,他刚好站在了绳梯附近。至少,在他失去意识前,他能够抓住了绳梯,以免他再次被海浪随便冲到什么不认识的地方,等待别的Anthony 或者什么人,把他救上来。

   “Bugger, 我受够这个地方了!我这次是说真的!我们待了几万年了?或者说?几亿年!”没穿外套的Sparrow用头使劲地砸着主桅杆,他崩溃了,这儿没有食物,鬼知道他们是怎么不进食还活着的。这儿还没有朗姆,那就有些过分了。你囚禁伟大的Jack Sparrow怎么可以不给他朗姆喝呢!

   “Hey,控制好你头的力道,我是说…我才刚把那里给擦干净,船长一会儿要是看见你把她给砸烂了,被罚的人可是我…”那个浑身布满纹身的Sparrow小心翼翼的张开双手,想要护着可怜的桅杆。

  他们都疯了。其实是‘他’疯了。

  时间催促着骄阳加热大地,灼烧Jack Sparrow的理智。这里永远是正午,永远。

  他试图在那个由船的遗骸简陋做成的酒吧里换点酒喝。显然这儿的人都不太友善,要么就是踢对方的屁股,要么就是踢他的屁股。Jack有些难堪,出了酒吧,他找到了一个在旱地上的船舵。

  虽说是在旱地上,站在舵前却能听见飒飒的风声,还有些海水激打在船身的声音。他摸着船舵,仿佛再次航行在海面了。不久,他便俯在这邪门的船舵上,失去了意识。

   “Hey, 能听得见吗?”Anthony 将这个被一堆螃蟹给搬运过来的男人带到了他们的船上。

  感谢科学家们!造船业在不断的发展,她现在结实又牢固。摆脱了坠落瀑布后烂透在海底,喝着海水嚼着海草的宿命。Anthony 在心里祝贺那些科学家的健康。

   “Anthony ,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把这个与我们毫无利益关系的人给拉上来。”Todd 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后面,阳光和他有些苍白的脸相处地并不融洽,将他衬得有些冷漠。

   “Mr.Todd, ”年轻人道,“我当时也就是这样遇见你的。让我照顾他好吗,我可以向船长申请分出我一半的工资。”年轻人总是那么精力旺盛,Todd 也觉得自己说不过他,默许了他的善行。

   “在那之前,”Todd说,“我必须刮干净这位先生的脸。他的胡子看上去就像是几十年前的海盗。”

   “然而海盗说他不这么认为。”Jack蓦地惊醒,忙抽出腰间不离身的佩剑,与刮刀发出了只有金属才有的独特声响。

   “但是,我还是得感谢你们。”意识到这样的行为对救命恩人来说可能不那么友好,他用言语向年轻人表达了自己的谢意。

    Jack对理发师有些抵触,他很少去敲开理发店的门。这能理解,毕竟他小时候,没少听水手们说一些关于理发师的,不怎么好的传说。比如他会割开你的喉咙!

   “This …”Jack 仔细观察了一番Todd 的衣着,他很少见这种打扮,不过总体看,应该也不是下层社会的人,于是他道:“Gentleman .”

   他咧开嘴笑笑,金牙反射的阳光使得Todd 的眉间挤得紧了许多。

   “我也只是以为,您要对我的生命做出什么威胁,真的,我没什么恶意。”大概是察觉到了这艘船上并无一张熟面孔,船员们的衣着也有些陌生,Jack 把剑插回了剑套。他不会在陌生的地方乱来。

   “我也只是来跟戴着爷爷的船长帽的小水手说句,欢迎登船。然后,把甲板擦亮些。”Todd 转身把一块抹布甩在地上。

   Jack有些恼了,要知道,他已经很久没有干过擦甲板这种低档活 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Ain't a hat from grandpa !  It  belongs to Captain Jack Sparrow !  Savvy ?”说完他还把帽子压得更加贴近自己的头发。

   海上炸开一片笑声。“CAPTAIN JACK SPARROW …”所有的船员都停止了自己的工作,捧着肚子站在那里。

   “你说你是那个‘CAPTAIN JACK SPARROW ’?那你的意思是,你是一名海盗? ”Todd 永远铁着的脸上也不免带上了笑意。

   “海盗早就在好几年前就被东印度公司剿灭了,如果你真的是那个人,而且韶华未逝,接着,幸运的成为了最后一个海盗…”

   “我可以告诉你,大家都知道海盗的悬赏有多高。”他没有开玩笑。Todd的态度过于冷静。

   Jack以为这艘商船上的船员在他表明身份后都会害怕他,然后根本不需要他做些什么,就能打包好些Rum和金币回去。

  但事实正好相反。

   “我…我懂得海上所有的传说。”他的双手被麻绳缠上了,尽管旁边的Anthony 一直在抗议,说是这人只是有点神经质,没必要这样待他。

   “你们一会儿…不,没有我,你们永远都出不去,这里是Davy Jones 的魔狱!”他毫无威慑力地道。

  Todd 好笑地没收了他的配剑,火枪,还有罗盘。“知道吗,我差点儿真的相信你是个海盗了。”然后他打开罗盘看了看。

   “如果这罗盘指北的话。”

-TBC

评论(6)
热度(27)

© Flippy?Fliqpy!/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