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自己写文,也为冷圈的你们❤

【癌白】解出哑谜的三声枪响

#大概是私设:二人不是细胞而是人类

   他们没有名。

   总领赐给他们的只有姓,编号,食物,和等待他们用一生来完成的工作。

  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有两位。一个叫白,一个叫艾。

   如果不是总领收养了他们,他们现在也许只能在街边乞讨。这也是为什么这里的人都愿为总领卖命。

   白患了白化病。头顶披着上天赐给他的白雪。

   艾则是一个失语者。享受着上天赐给他的宁静。

   艾不是唯一一个说不出话的人,为了作战时方便沟通,他们普遍以手语交流。

   他们的工作,是为总领卖命。也就是做掉总领想要除去的人。

   他们有一本固定用来交流的手语词典,里面的词汇很少,而且专业性很强,比如这些:

   ‘左边’,‘右边’,‘敌人’。

   所以他们就像机器人那般,冰冷的执行指令。

   除了战斗所需要的词汇,词典内不会出现其他东西。

   白是生在这儿的。艾却是年长了一些才被带过来的,他知道外面的世界。

   他的脸被大火灼伤过,其他人都不愿和他相处。除了白,温柔的杀手,热情的机器。

   ‘我会跟你一起执行任务。’

   ‘我们是搭档。’他比划。

   白试图表达出自己对艾的欢喜。而这些固定的词汇并不能完全表达出来他的想法。他有些失落。

   艾却笑了。

   轻轻抬起他的脸。比出了一个词典上从未出现过的手势。

   那是什么,白心想。

   ‘高端,’艾比着‘语言。’

   高端语言。那是什么。

   ‘利于战斗吗?’白问。

   ‘找到…自己。’艾顿了顿,似乎是在脑海里搜索着本想说出的话语的替代词。

   他们对话所用的词汇在常人看来荒谬至极。

   但却是,在战斗词典里,在无垠寒冰之下,一点不易察觉的火星。它是温暖的,是杀人机器的柔情。

   白很喜欢和艾相处,他们也一起完美地执行了无数任务。

   直到那天。

  总领让他将他的搭档杀掉。

  艾被称为异人。

  ‘为什么?’

 ‘因为他是懦弱的!他有那些懦夫才有的情感!’

  ‘他竟然想着要逃跑。’

   白蓦地想起,在沙漠中执行任务的那次。艾问他愿不愿意跟他一起走。‘我们一起到远方好吗?’

   他有些难受。他察觉到自己并不想杀掉艾。

   可是为什么?他也变成异人了吗?

   总领不会允许这种情感存在的。我必须杀了艾,这样我就不会再有这种奇怪的感觉了。他对自己说。

   “砰”
  
   这是第一声枪响。

   眼泪都来不及滑到艾的脸颊。冰冷的子弹就带走了他的温度。

   他又做出了那个迷一般的手势。

   他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另一手指的指背。

   杀掉了艾,白的那种怪异的情感反而愈加浓郁了。

   他说不清是什么感觉,他没有哭泣,或者说,是不知道怎么哭泣。他从生下来就只被告知了如何杀戮,总领告诉他,哭泣是战士不需要的行为,战士不要学习无用的技能。

   他是不被允许拥有也不被允许释放自己情感的。

   “砰”

   这是第二声枪响。

   眼前的女人对男人做出的那个手势让白陷入了回忆。他晃晃头,那些画面在他脑海褪去。

   男人哭了,将额头抵在女人的额头上。“我也爱你。”他说。

   白解出哑谜了。
  
   那个少年给他比出的手势。

   ‘我爱你。’
 
    他竟然想学着那对恋人的样子,

    他试图挤出点泪水,

    但他失败了。

   “砰”

   这是第三声枪响。

   编号为1146的男人的尸体,第二日被发现。

   死因:饮弹自尽。


 -End
  

 

  




 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13)
热度(61)

© Flippy?Fliqpy!/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