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自己写文,也为冷圈的你们❤

【铁船+桀骜】爱情依存症01

#开篇桀骜车

#配对为主铁船 副桀骜

老铁下章露脸

欢迎捉虫

#  该文背景设定

     查尔斯范恩是谁

小变动:杰克为了活命联动范恩夺走了游侠号



  图特加有一间酒吧。然而区区一个酒吧为何出名?

  不论你犯了天大的事,只要入住,酒吧的主人就会护你周全。得罪了海军还是得罪了海盗都没有关系,只要住进了图特加酒吧,万事安宁。在这酒吧里,你也经常会看见海军和海盗面对面在一张桌子上和谐的用餐。没人敢在酒吧里发生任何争执,大家都是亡命之徒。也没人敢攻进来。

  因为它的经营者的是‘游侠号’的前船长Charles Vane 。

  为什么说‘前’船长呢。

  Vane是一个海盗,而海盗注定就是在夺得掌控权与失去掌控权中摇摆的。有些时候还来点儿背叛调味儿。

  每个海盗对背叛这词都不会陌生。尤其是Charles这种涉世极深的。

  一位拿骚船主四处通缉偷走他一箱珍珠的海盗Jack Sparrow 。找了很多人,都没有成功。他找到的最后一个人是Charles Vane 。

  Vane抓住Jack后就安心的将他关在了甲板下,用铁链锁住。那时的Vane绝对想不到这个诡计多端的男人竟然会联合他的心腹,游侠号的舵手一齐策反。


  那个逃脱的男人,给他留下了一把枪,把他扔在孤岛上。

  “只有一发,伙计。”

  那是他所记得Jack Sparrow 扯着笑脸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  复仇支撑他活了下来,追到天涯海角他也要抓住那个人,杀了他。


  在Jack住进他的酒吧之前他是这么想的。


  “你好啊,美人。”


  “入住费50先令。”Charles攥紧了自己的右手。


  “这么贵!真是个海盗!你不如去抢劫。”Jack瞪大一直半蹋的眼皮,激动地敲了敲吧台。

  “只对你,混蛋。要知道你偷来的那一箱珍珠可不止这个数,我的船也是。”Vane咬紧牙齿说。

  “50先令,或者滚出我的店,马上睡进棺材。”

  “好吧好吧……”Jack Sparrow 做了一个投降的手势,在衣服里掏出一袋钱,细数着。

  “一天50先令。”

  “什么?……我以为你们都是按星期算的…”男人皱了皱眉,抿起了嘴巴,似乎在盘算什么。

  被精打细算的海盗逗笑了,Vane一时没有了为难他的意思。“二楼左转最里面的房间,我会看着你。”他把钥匙扔给那个害他丢掉游侠号的男人。

  在座的亡命人一边佩服着Vane的信守诺言,一边担忧着他的宽心。

  其实,Vane 让Jack住进来的原因并不只以上二者。Charles Vane 对Jack Sparrow 一人早有耳闻。他是通缉栏上长期撕不下的单。通缉他的人不少,海军海盗,奴隶主船主,商人…但没听说他被抓到过。(在最后他总有办法逃脱。)据Charles所知,黑珍珠号的船长还从没在意过有多少想杀他的人。

  他只是很好奇,是什么让Jack想要住进酒吧,真的是因为被仇家追杀?

  夜晚会告诉他答案。

  Jack很渴,自他遇到Charles起,这种情况就没有缓解过,他认为自己迫切的想要一杯朗姆酒。

  他寻着酒香,摸进了窗台。

  Charles Vane的窗台。

  他脱掉了自己的靴子,这让他能够像一只猫一样轻手轻脚的跳到木质地板上。

  朗姆的气味扑面而来。

  熏得他的脑子晕乎乎的。Charles这个老抠门,是在床上藏了酒了?这样想着,黑珍珠的船长向被单里摸去。

  被单里并没有一滴朗姆,而酒香却愈发浓烈。

  无法思索为何Vane浑身都是他喜欢的气味。毕竟烈酒气味醉人,Jack的脑袋大概是被烧坏了,完全不顾床上的人还有杀掉自己的想法。他躺在Vane的背后,嗅着他颈间的气味。任由睫毛搔着那人的脖颈。

  不够,还是渴。

  他想吻他。

  Jack小心翼翼地掰过Vane的下巴,将舌尖探了进去。

  不够……

 

一辆破破烂烂的车



Ps: vain是徒劳是意思跟vane读音相似  杰克这样叫范恩有嘲讽的意味

阅读愉快

评论(16)
热度(21)

© Flippy?Fliqpy!/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