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自己写文,也为冷圈的你们❤

【贝杰】我们两个的感情是毫无意义的

#考试发文攒人品


  Henry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。

  但每一个孩子的本性都是叛逆的,只是缺少一根导火索。

  这根导火索的名字叫Jack Sparrow。

  他是Henry母亲的老朋友。

  偶尔会路过他们在海边的小房子,揉着小Henry的头,邀请他做海盗。

  Jack是Henry的军师,在捣蛋这方面上。

  有时也教他怎么逃开母亲的责备。

  但更多的时候,Henry把他当做一个冒险家。Henry希望听着这个人的传说入睡。听他怎么在暴风雨里一枪击中Davy Jones的手臂,捅进他的心脏;听他怎么打败黑胡子;听他怎么一次又一次的失去并重新夺回他的好姑娘。

  后来,小Henry长大了一些,开始知道什么是酒馆——一个你可以听到很多闲话的地方。

  当他吹嘘自己认识Captain Jack Sparrow时,一个激动的小妓女抓住他的手。

  “Captain Jack!我知道他!我听说他曾经在东印度公司做卧底!杀掉了那个烧掉他船的勋爵!是真的吗?”

  我不知道。

  他摇摇头,Jack从未跟他提起这件事。

  当夜,他问Jack:“你认识一个叫Cutler Beckett的贵族?”。他的老朋友撅撅嘴,只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罢了。Henry还想追问。你以后会知道的。他说。

  再后来,Henry长大了。

  有了几段刻骨铭心的恋情。

  他再也没向Jack问过那个问题。

  

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

  

  有时候,黑珍珠号的船长会感到迷惘。

  少之又少,但还是有。

  他听见他的船员跟他说:“我认为我的钱赚够了,我要回家,多谢你的照顾。”

  什么是家?

  自己是在船上出生的,但那艘船已经沉太久了。

  老厨师跟他说,有父母的地方就是家。

  他想了想,打了个寒颤。

  Teague还在四处悬赏他的脑袋呢。

  那看来我是一个没有家的人,哈。他回答。

  厨师摇头,人总有归宿的。

  船长依稀记起,有那么一个地方。

  不管他跟那人闹得再厉害,只要寄信去那里。

  当晚九点,会有个男人准时提着风灯从门里出来。

  那人多半摆着脸色,自己又得一阵好哄。

  二人似乎挺享受这种相互伤害的游戏。

  但,也许是累了。一次深刻的战役之后,他们许久不联系。

  船长突然想起他来,于是写信往那个地方寄去。

  站在楼下等了三天,才想起:

  原来那人已经离世好久。

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评论(15)
热度(18)

© Flippy?Fliqpy!/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