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自己写文,也为冷圈的你们❤

【格林德鸡x杰克麻雀】离经叛道01

 #ggjs两人圈  我和娜娜相互割腿肉


    

  魔法师与海盗的相遇被写成生命的赞歌,以死为开头,以生为结尾


  

-------


  01

  

  

  “浪漫并不存在,它早就被我杀死了。”


  “浪漫没有被任何人湮灭,你会找回它的。”海盗将食指轻触在唇,左手阖上了他的眼睑。

  

  影影绰绰的人像在他的脑海中浮沉,微热的液体从他的眼角滑落。


  朝阳的玫瑰色自地平线侵染上去,月却还没落下,不肯卸下黛蓝的外衣。


  又不是我自己要蓝的。天空的抱怨声触动了栖着的鸟儿,于是它们不约而同地吵醒大地。


  然而也正是这万种生灵中,不起眼的一丝波澜,将为生命书写颂歌的诗人唤醒了。


  Jack躺在他的身旁,把安静传染给空气。


  Gellert试着将自己生活的节奏放慢下来。


 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安静地,近距离的观察一个人类。


  Grindelwald用手指从这人的眉骨描绘到下颚。他发现Jack面部的轮廓就跟希腊艺术家手下的雕塑一样精致。便断言,海盗的躯干也一定跟那些大理石人像异曲同工。


  他顺着那人的颈线描绘下去,在锁骨处流连了一会儿后,停在了胸前的那块皮肤。


  这个人没有心跳。


  Jack安静得有些过头了。


  像是死了一般。


  不是像,他的确死了。Gellert暗自思忖到。


  在这种情况下,他很难看到过去,好在他仍能够预言。


  四周氤氲起厚重的雾来。他看见那个名为Jack Sparrow的男人站在结了冰的湖面上。


  他看见他坠入冰湖,他看见他跳下井,喝下毒药……


  Jack Sparrow每一晚都在死去。


  但他第二天却又准时在十一点将古堡的门敲响。并挂着那张亘古不变的笑脸。


  “日安,我伟大的巫师朋友。”


  “你也好,亡灵朋友。”


  他是歌颂生命的,他批判自杀行为。因为万物生而伟大,皆有自己的用处。‘自杀’让人的用处无处发挥,那是对世界不负责的表现。每夜,Jack结束自己的生命,孑然地死在僻静里,每日,Jack又出现在门口,全身细胞都活泼地跳动着。


  “我以为你会问我。”海盗踮起脚来,双手抱在胸前,摆出不可一世的姿态。


  “关于什么?Captain Jack Sparrow?”男人若无其事的吐出这个单词,舌尖轻轻卷起,竟将那个人的姓氏念出些暧昧的嫌疑。


  “人会死两次,一次是肉体的死去,等到没有人记得他的时候,他就第二次死去了。”说到这,那张微笑着的面具裂出一道口子。“我大概是第二次死去的那种人。但爱神为了让我完成我的任务,她在每天十一点重新赐予我生命。”Jack的声音愈来愈弱,不再将话题进行下去。


  Grindelwald读到了。


  “我记得你,Jack…你永远都不会‘第二次’死去。”


  他将自己的外套披在Jack的肩上。


  -TBC


  


  


  

  


评论(2)
热度(35)

© Flippy?Fliqpy!/刀 | Powered by LOFTER